诺坎普十号柯基🌈

Fuck the so called“Peace & Love”

【瓜梅】那些年

瞎写了个段子。


由lof上的太太画的图来的灵感。




傻屌段子👌








已经有六年了吧?自从那个人离开了这里,自从那个人离开了自己。




里奥把脖子上的领带系好,又套上了小马甲。这是他们出发去英国专门定制的西装,可现在看来好像有些不太适合他。




也许他只是不习惯自己像那个人一样西装革履罢了。




他从卡罗琳娜*手上接过西装外套,然后让对方为自己打理好衣服。




“你现在这样和他可真像。”卡罗琳娜笑着说,可是眼底却带着淡淡的感伤。




他假装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是再自顾自地抓抓头发。




“你知道吗?我之前听了首歌,里面有句歌词是这么唱的,”她靠在镜子,笑出了梨涡,“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换上一身整洁西装*……”




里奥抓头发的手突然停住了,他满脸惊恐地看着卡罗琳娜,“你想要剃秃我?”




————————————Fin————————————


卡罗琳娜见《天生一对》




我记不住《那些年》的歌词了,瞎编的,不知道对了多少。

【拉梅】As Your Knight





As Your Knight




拉梅


骑士AU


BE


BE


BE












他有了一个骑士。




小小的国王和高他不了多少的小小的骑士。




他伸出手,而小骑士也心领神会的牵住那只手,放在唇边亲吻大拇指上的祖母绿戒指。




“我,伊万·拉基蒂奇,从今日起就是巴萨王国第一王君里奥·梅西的第一骑士。天父在上,我将向其献出我自己的一切,我的荣耀,光辉,皆是面前之人带来的。我将永世单单忠诚他一人。”




小骑士奶声奶气地说着,这是他早就背的滚瓜烂熟的措辞,可现在说出来还是有些磕巴。




小国王拿起权杖,在小骑士的双肩上轻敲,“那么你现在就是我的骑士了。”














“逃吧,里奥,”记忆中的奶娃娃已经长成了身材高大的俊美青年,他牵起国王的手,想要把对方带走。




作为国王,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现在的处境。他无法做到像往常那样睡一个好觉,为明天即将签下的不平等条约做准备,他是王,他不能就这么把他深爱的这块土地拱手让人。




“我们总会找到打败叛军的办法的。我们一定可以的。”在昏暗的灯光下他无法看清对方的眼睛,但他知道那里面是满满的坚定。




他相信他的骑士,就像他相信自己一定会重回这块土地一样坚信。




“那我们走吧。”他伸出手,像十年前一样。




他们穿过了长长的走廊,挂在两边的先王画像注视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穿着暗红色斗篷的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向他们;他们又躲过了士兵们——那些士兵早已被换成了邻国的白色军队——成功的钻入了那一片小树林里。




可他们还是不敢停下回头看,他们怕背后的追兵已经接近了他们,他们就那么一直跑啊跑啊,直到他们精疲力尽,不得不停下来歇一会儿。




他拉下斗篷,看着远处只剩下一个点的城堡,他突然有些迷茫,他在那座城堡里生活了十七年,可他现在却像逃犯一样从那里面狼狈的跑出来。




“我向你保证。”




“保证什么?”




“你将作为国王回到那里。我把你像逃犯一样带了出来,那我就一定会让你像国王一样回到那座城堡。”




骑士抓住了他的手,手心温热的肌肤给他冰凉的指尖带去了温暖。




“那里没什么好留恋的,伊万。”他摇头,再看了那个城堡最后一眼。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那里还是有他所留恋的,他这辈子并不想当什么国王,他想要的只是能够和家人们一起,度过这乏味的一生,而他的身边,也一定会有一个金发身影陪伴。




因为那个人是他的第一骑士。














通缉令上的“逃犯”二字着实令他心寒,他不得不接受巴萨这片土地易主的事实,他紧紧捏着那张通缉令,平静地说,“那么,我就必须要回去。”




擦着宝剑的骑士看了他一眼,“嗯?”




他扬扬手中的通缉令,“我要回去——以巴萨王国唯一的国君的身份。”




“你当然会,里奥,”那人站起来,捧起着他的脸,额头对着额头,“我既然让你以这种不堪的身份跑了出来,那我就肯定会让你以国王的身份回去。”




“里奥,你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一定会帮你的。”




他在旅途中认识的朋友们捂住了他们的眼睛,在一旁狼哭鬼嚎着。








新王的暴政显然受到了民众的极度不满,革命就像是一场龙卷风,刮过了每一处被暴君支配的地方,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成为了这场革命的领导者——他们被王城里的人称作“叛军。”




可那本就是我的,他想。




“里奥,你知道吗?城里到处都在传,‘真正的国王回来了’,‘反叛军才是真正的皇家军队’之类的谣言!我们是正义的一方啊!”杰拉德揽住他,在他耳边喊道。




“好了你,别去烦里奥了,你让他一个人待会儿。”塞斯克把高个子男孩拉开了,两个人又拉拉扯扯地走在一起,他发誓,他们两个在走远后又亲在了一起。




他不禁笑了出来,反叛军大多数都是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正是爱打闹的年纪,骑士牵着马来到他的身边,他们交换了一个吻,“你在看什么?”




“杰利和塞斯克,他们总是那样打打闹闹的,却又爱在下一刻就亲上了……”




“那你是想说我不够主动?”




“伊万!”




那是美好的一天,他们才打完一场胜仗。




年轻人们在营地里唱歌跳舞,庆祝着胜利。




那样的自由,那样的快活。








“等你再次走进那座宫殿时,我保证你会得到更加响亮的祝福。”




他微笑着,牵住骑士的手,“你总是想要我再次称王。”




“因为那本就是你的东西,皇冠也好,国土也罢,你本就是巴萨的国王。”




“而你就会是国王身边的第一骑士。”




“是的,我将会是第一骑士。”他们在夕阳落下时报警了彼此,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那般用力,仿佛下一秒对方就会消失不见那般认真。










他在战争中遇到了瓶颈,但所幸那已经是最后的城池。




他的部下想要直接冲进去,斩下旧王的首级,拥护他再次成王;可他却顾及着城中的百姓,不肯强攻。




“可他们的援军可能在任何时候前来支援他们!如果我们不现在做些什么,那么也许我们就会功亏一篑!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他没有听那人说话,而是把头扭到一边,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挺拔身姿,“你觉得呢?伊万?”




“我永远听从您的命令。”




“放心吧里奥,你还有我们呢!”杰拉德拉着小法,还有你那值得信赖的军师布斯克茨,他们每一个人都相信他可以成为赢家。




“里奥,你只管去做吧,你身后有我。”骑士拍拍他的头。




“那么我们就耗着吧,看看谁先弹尽粮绝。”




他们果然没有猜错,援军确实来了,他们被前后夹击,几乎被逼到了极点。




可我是王呀,至少我还不能放弃,于是他鼓舞着那些士兵,以背水一战的气势夜袭了敌军,你闯进了本属于你的宫殿,将旧王的首级斩下,从窗台上丢下,落在了花园中。




他冲了出去,想要在激战中找到他的骑士的身影,可盼来的却是眼中含着泪的塞斯克,“里奥……那边……伊万他……”他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他看向那个方向,那是整场战争中最激烈的地方。他骑上马,把塞斯克拉上马,往那个方向赶去。




他祈祷着,也许一切不是他想的那样。










他在战场上见到了他的爱人。




对方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而他作为王储,反叛军的首领,唯有在完成自己的使命以后才能去寻找他。




可他还是晚了一步。




他急忙的翻下马,白色的骏马嘶鸣着,仿佛是在默哀。




他穿过一具具倒在地上的尸体,那里面有他认识的,不认识的士兵,他甚至还被路上一具早已僵硬的尸体绊倒了。








他认得这个孩子,他曾与他交谈过,表达过对他的仰慕,他也高兴的摸摸对方的头发,“是的,你当然也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骑士,就像……”




“就像您的第一骑士一样!”


“王!未来可否让我也成为你的第一骑士呢?”




他把目光投向马厩里安抚着马儿情绪的骑士,又看着那个男孩笑了,“当然。”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他趴在对方身上,捧着他的脸颊,“对不起,我真的很对不起……我应该来早些的……我本可以来早些的……”




哦他叫威廉。




他温柔的把这个孩子的头颅放下,命令手下的士兵将属于反叛军的士兵全都找出来。




“他们都是开国的功臣,我们要将他们带回去,他们属于新的巴萨。”






然后他脱下身上冰冷的盔甲,一步步走向了骑士。




对方绿色的眼睛里还有微弱的光芒,“嘿……里奥,你来了……”




“是的,我来了。”他把骑士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甚至不敢去看骑士的脸庞,只有强忍着泪水,抬头看向天空。




天空是那么的美丽,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彩被染成了粉红色,白色的鸽子也在天空中肆意飞舞着。




“我们……成功了吗?”骑士愈发虚弱,连他自己都知道,现在即使是埃斯库拉皮奥*再世也无法救回他了。




“是的,我们成功了,巴萨已经迎来它的新时代了。”他每说一个字,就再哽咽几分。




“莱奥,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成为你的第一骑士……”


他突然笑了一下,“在战争中死去,在战场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被封为国王的第一骑士,这听上去像是可以流传下去的故事呀……”




骑士伸出手,想要去触摸他沾满泪水的脸庞,可还未等他那种脸颊,他眼里的光芒也已消失殆尽,只剩下了灰蒙蒙的一片。




他抱紧了骑士,感受到怀里的那具躯体渐渐冷却。




他紧紧抱着对方的身体,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用力,就像想要留住逝去的魂灵一样固执。




泪水流进嘴后的味道总是让人厌恶,这一次也不例外。












“嘿里奥你在这里啊!”他从书中抬起头看向来人,御花园里的花香有些太浓了,他有些不习惯的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的骑士呢?”




他笑笑,指向外面。




杰拉德叹了口气,“里奥,作为你的宰相,我必须要跟你说,很多大臣都看不惯你去任何地方都不带着你的骑士,他们觉得太不成体统了。”




“是吗?可我不这么觉得。”他又低下头,钻到书里去




“你真的不打算再册封一个第一骑士吗?哪怕就是做做样子给他们看。”




“杰拉德。”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那我就先走了,小法还在等我。”




他抬起头,给了好友一个微笑,“路上小心。”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好友看着他独自看书的身影,觉得他孤独极了。




出去时一群骑士挺起胸膛向他行礼。






是啊。


他现在有了一群骑士。


他以前只有一个骑士。




可他为什么不开心呢?






———————————Fin———————————


埃斯库拉皮奥:神话中的药神




我说这是庆祝我英语竞赛进决赛的贺文你们信吗。






求小心心和评论_(:_」∠)_

这首歌要是我来写

就叫做《小梅和他的前任们》

阿瓜就是“one taught me love”

老掐就是“one taught me patience”

🐎就是“one taught me pain”

至于谁是现在是呢⁄(⁄ ⁄ ⁄ω⁄ ⁄ ⁄)⁄

【拉梅】天生一对-2

chapter-2




“好吧,Leonard,这个是我们爸爸,我平时就叫他老爸的;这个是浩克,我们家的乖狗狗;然后这是卡罗琳娜姑妈,她是咱们的保姆,力气超大;接着,这些就是爸爸的好友,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杰拉德叔叔,路易斯叔叔……”




事实上Leonardo记巴萨众人的名字记了最久,他之前是只知道这些叔叔的名字,他听过他的父亲提起过,但他一直对不上脸。




“我们家就要简单一点了,这是我们父亲,然后这是我的教父莫德里奇,然后这是他的女儿Emma,也是我的青梅……”




“什么!你还有青梅!为什么我就只有本哈明!”Evan小小的脸上写满了大大的不解。




“好问题。”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Leonardo和Evan也对彼此更加了解,分开的时候两个小孩紧紧地抱一起。




“兄弟,别忘了我们的暗号。”


“布谷鸟兄弟,冲鸭!”




Leonardo与Evan相视一笑。


“再见,Evan Louis Messi.” ——Evan说


“再会,Leonardo Luka Rakitić.”——Leonardo说




“Evan Messi!到你了!”营地的老师再次催促道。










“嘿,我回来了,你今晚想吃什么?”卡罗琳娜一手毫不费力地提着两个大袋,另一只手握着钥匙。




梅西没想到她会回来的这么早,慌忙的把书藏了起来,然后又把手机拿了出来,假装在浏览网页。




“哦你在家啊,怎么不回我话?”




“哦我看手机看的太入迷了……”




“里奥,”卡罗琳娜的眼神扫过桌上梅西以为被藏的很好的克罗地亚语速成手册,慢慢说道,“你的手机拿反了。”




“噢。”




偌大的客厅一度陷入了尴尬。




“算了,待会儿Evan就回来了,我就做一些他喜欢的菜吧。”




“嗯好。”




“顺便……”卡罗琳娜带着戏谑的眼神扫过那本手册,然后对上梅西疑惑地眼神,“我觉得学习一门新的语言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和对方国家的人谈个恋爱。”




然后她在梅西反应过来之前就躲进了厨房里。










Evan觉得这是自己最紧张的时候了,比自己第一次做花童还要紧张。




他的手心和脚都出汗了,喉咙有些干涩,飞机还有半小时落地,而他还在担心自己是否会在自己父亲看见自己的第一眼就露馅,他还担心父亲是否会喜欢他,这都让他焦虑极了。




萨格勒布的天气很好,晴天,微微刮风,Evan一下飞机就很容易地找到了他的父亲,那个男人背着光站在人群中,在Evan的眼里他甚至整个人都发着光。




“嘿,小家伙。”拉基蒂奇把儿子搂在怀里,在他柔软的头发上亲了一口。




“嘿,老爸,好久不见。”




“老爸?你去了趟美国怎么说话的方式也变成了美国样?”拉基蒂奇打趣地说。




“这……说明小孩子的可塑性强嘛。”




“哦是的,这你倒是说对了。来吧小家伙,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一起说说你的夏令营生活。”




Evan觉得他的“Leonardo”式生活的第一天还是很顺利的。












Leonardo并没有费多大劲就找到了他的家人——准确的来说,是他的家人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他。




“嘿我亲爱的Evan小可爱!”清脆的笑声从他身后传来,然后Leonardo就感到自己的脚离开了地面,他被人直接从背后举了起来。




“OMG!”Leonardo惊呼,然后他看见了卡罗琳娜的笑脸。




“嘿小伙子,快两个月不见你是不是又长高啦!”




“是…是吧。好久不见啊姑妈。”




Leonardo朝她身后看去,梅西也小步地跑了过来,Leonardo眼睛突然放光,然后用尽全力喊,“Daddy!”


然后他从卡罗琳娜的怀抱中跳下来,光速的跑向梅西。




梅西不得不伸出手来抱住过于兴奋的Leonardo,“嘿Evan,两个月不见,你怎么跑的比以前快了?”梅西再蹲下观察自己的儿子,“还长高了,而且你……”




Leonardo咽了一口口水。




“你是不是比以前要帅一些了?”梅西看着自己儿子棕色中稍稍带些绿色的双眸,那一点绿色总是会无时无刻地不在提醒他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而现在面前这小子眼里的那抹绿好像还变多了些,更像他的父亲了。




Leonardo大笑出了声,“没有啊!长高了我承认,小孩本来就长得快嘛,但是我真的变帅了吗?”




梅西郑重地点头,“卡罗琳娜,你觉得呢?”




卡罗琳娜弯下腰,认真的打量着自己的大侄子,“好像是要帅一点哦,眼睛变好看了。”




Leonardo看着两人仔细观察自己的眼睛,他只觉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诶呀我们先回家吧,我可想死我的床了!”




“哦也对,走吧,这就带你回去。”梅西牵起儿子的手,走出了机场。




Leonardo觉得自己的“Evan”式生活开头很好。












“汪!”大狗狗不客气的叫着,喉咙中发出警告的声音。




“嘿,浩克你怎么回事?这是Evan啊。”卡罗琳娜疑惑地摸摸浩克的头,试图让它放松警惕。




Leonardo向后缩了缩,他试着去摸浩克,可被对方吓退了,“说不定……只是我现在全身闻起来像是夏令营吧。”




“说不定呢。”卡罗琳娜把浩克平复了一下,嘟囔着说。










“Leonardo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Emma看着Evan,疑惑地问,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小伙伴去了个夏令营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呃……我忘了什么?”




“你说好了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的,我等了两个月!可一次都没有!一!次!都没有!而且我们还约好你回来后第一个告诉我!但你没有!你明明是一个守信的人的!”金发女孩气的鼓起了脸庞,这让她看上去更可爱了。




“对不起,Emma,我回来后还在倒时差,没反应过来,哈哈哈……”Evan打着哈哈混过去了,尽管Emma还是觉得有哪些地方奇奇怪怪的。




临走前她突然甩开莫德里奇的手,跑到Evan面前,说道,“Leonard你是不是变矮了一点?”



————————————————————

《当你》系列收梗啦!

#梗王突然没有梗了#我恨#


让我们来猜一猜到底是小纸巾先发现还是卡罗琳娜先发现呢ψ(`∇´)ψ 无奖竞猜哦。




【拉梅】天生一对





summary:见同名电影《天生一对》,大概就是从小就被分开的双胞胎在夏令营重逢并决定交换身份,帮助她们的父母破镜重圆。


我的妈呀林赛罗韩小时候太可爱了!!


而且这对父母超可爱,一见面就傻笑。


然后我就跟着傻笑。嘿嘿。




这里放一下人设




Leonardo Luka·Rakitić:11岁,和拉基蒂奇一起住在克罗地亚




Evan Louis Messi:11岁,和梅西一起住在巴塞罗那




我觉得这两个孩子的名字是什么含义就不用我解释了吧。


Leonardo就是Leo的全称;Evan是英语里伊万的写法。






预警:


-1 有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为什么不写安妞…因为我良心有愧_(´ཀ`」 ∠)_




-2 就是照着电影的剧情来写的,会有小改动




-3 雷 慎入 接受批评,不接受辱骂






character -1 




对于Evan来说,这个夏令营的一切都好极了——就从他刚踏上这块土地起,他就这么觉得了。




这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人外出,不是从巴塞罗那到马德里,而是独自乘坐飞机,从西班牙到了美国,哦不管你信不信,但Evan必须要说,他的英语可比他Dad的要标准的多。




第一天一般都很闲,他和另外两个被分在了同一个宿舍里,他们一拍即合,很快就以Evan的Dad为中心展开了对话,并延展到了游戏以及其他日常。




简而言之,他们成了朋友。








Leonardo在第一天就在营地出了名。




他自己带了一个足球,在亲自给它打了气之后,他邀请同舍友一起去踢球,并以出彩的中场技术获得了大家的推崇——毕竟,谁不会爱足球呢?




他住在克罗地亚,一个十分小的国家,他的父亲是一名建筑师,但在那之前,他是一名球员,一名非常优秀的球员,Leonardo可以骄傲地说,是的,他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中场——当然了,他的教父莫德里奇也是。




这次夏令营是在他自己的计划之外的,他本已经计划好了要和Emma一起去参加一个网球班,或许再去学个乐器什么的,他甚至是在出发前三天才知道这个夏令营计划:因为他那个建筑师父亲忘了。




无视掉过程的波折,Leonardo对这次夏令营还是很开心的,只要台上那个老头子不要再宣读营地规则了就好,Leonardo坐在树干上,相比起来他还处在最外面的那一圈,孩子们都坐在一起,有些孩子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认真的听着台上营地负责人的讲话。




他想要去踢球了。




说来也奇怪,他从会跑的那天起就对足球有着不一样的感觉,仿佛那是某种流淌在他血液里的东西,他也就单纯地当作那是他父亲把他作为中场球员时对足球的热爱传递给了他。




Leonardo站起身,悄悄地钻进了小树林里,那是他在白天时发现的近道,可以从球场直接到篝火堆旁。




可当他走到那里时,Leonardo却发现那块空地上有着另一个人在踢球,他不断的射球,破门,再抱过球,再一次的破门,就这么循环着,乐此不疲。




Leonardo觉得自己的脚有些痒痒,“嘿!你要一起踢吗!”场上那个孩子先发现了他,对他喊。




Leonardo很自然的加入了这场独角戏。






Evan本来是在自娱自乐,可他还是更想念在家里和本哈明他们一起踢,他这么自己踢着确实傻了点。当他再一次抱起球时,他发现了小树林那里站了一个人,营地为了省钱,他们并没有在小树林或者是这个空地旁安上灯柱或者是篝火。即使那个孩子走上了小球场时Evan都没有看清他的脸。




Evan确实被吓了一跳,但在巴塞罗那时,他也多次被他那漂亮的姑妈吓了很多次,对他来说,这样的情况只是个小case,所以他一点也不怕的喊,“嘿!你要一起踢吗!”








也许Leonardo继承了他父亲的中场天赋,但Evan自然也不差,两个孩子进球的个数是相差无几(4-5,Evan有个球击中了门框),他们不得不坐下来喘口气。




“嘿,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我叫Evan Messi,你呢?”


“Leonardo Rakitić。”




两个孩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们也同时转过头,两张相差无几,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




“Jesus Christ!”两个孩子惊呼出声。




他们的呼声引来了营地的老师们,好吧,至少他们俩都被抓到逃离会议现场了。






营地的老师们也懵掉了,哦这不能怪他们,毕竟当你面对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还天真可爱的小孩时,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责备他们。




但惩罚还是有的,他们被勒令分到了小山坡上的隔离屋,两个孩子面上没有什么反应,可内心里他们简直就可以说是在期待着这个结果。








“你知道吗?你的名字和我的Dad很像。”两个小孩把床凑在了一起,Evan看着窗外的星星说。




“而你的名字就是我Father名字的英语翻版。”Leonardo也看向了窗外。




“你的生日是多久?”


“12.24,平安夜那天。”


“哦天啊不会吧,我也是!”




意识到了什么的两个孩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彼此。




“我的Dad是一名omega,我没有Alpha父亲。”


“我的Father是一名Alpha,我没有我的omega父亲。”




好吧,那个秘密马上就要被公开了。




“我有一张……好吧其实是半张照片,姑妈告诉我上面是我的Alpha父亲……”


“我也有一张,Father告诉我,那是我的omega父亲。”


“那好,数到三,我们就把它们放在一起。”


“三,二,一……”




那是一张从中间撕开的照片,很明显是在某种宴会上拍下来的,金发男子满眼柔情的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棕发男子,而棕发男子挽住了自己Alpha的手,看着镜头,笑得很幸福。




“那是我Dad!”


“那是我Father!”




Evan和Leonardo再一次的看向彼此,只不过是哭着,“所以,……”


“我们是双胞胎。”






那一天隔离屋的灯光很晚才熄掉。






“所以,我们的克罗地亚父亲怎么样?我是说,他平时生活会干些什么?对你好不好之类的。”


“哦是的,他是一个严厉而又温柔的父亲,他明白如何用最浅显的语言让孩子明白道理,而且,他很绅士,对了,他还是一名建筑师,但在那之前,他也是一名球员。那我们的阿根廷父亲呢?”


“我可以给你说上三天三夜他的优点!但总的来说他也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尤其是对小孩子,他谦虚,低调,而且他现在是青训营的教练,孩子们都很喜欢他。”






“还有一个……”Leonardo迟疑了一下,“Dad有新的Alpha了吗?”


“哦怎么可能?他就算平时和Alpha们共事,这也不代表他就有了新的Alpha,再说了,Dad接触的最多的Alpha是卡罗琳娜姑妈。”


“OK……好吧。”






“噢……我多希望可以和我们的阿根廷父亲待在一起啊……”Leonardo无力的躺下,把被子拉过头顶,声音闷闷的。


“我也想要和我的克罗地亚父亲见一面……”


“……”


“……”


“嘿Leonard 你知道为什么Father和Dad要分开吗?”


“不,我不知道。”


“那你和我交换身份怎么样!”


“不!想都别想Evan!”


“为什么?我们是双胞胎啊!没人会认出来的!”


“不!你和我从头到脚都不一样!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不会说克罗地亚语!”


“谁说我不会的?”Evan奇怪的看着Leonardo


“……你会?”


“一点点,不会漏馅的,你说过你们大部分时候还是说西语。”


“但是……”


“哦Leonardo你快用你那机智的头脑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被发现了互换了身份,那他们就会把我们换回来!”


“然后他们就会见面了!而且我们还可以趁机找出他们分开的理由!Evan你简直是个小天才!”

这首歌啊,大家一定要去看歌词翻译

第二节和最后的part真的太适合瓜梅了


“我年少的爱情就这么结束了,但你也一定要幸福啊。”


这首歌就是一个故事,在我心里是和一丝不挂一样适合瓜梅的歌曲

【拉梅】当你喜欢的人碰巧也喜欢你时





#又是你们最爱的《当你》系列#


#人人都爱苏亚雷斯!!#


#日常沙雕#


#嘛……我不知道YouTube的直播是什么样的,所以我就照国内直播的样子来了#


#小梅这会儿就回去训练了,希望他是已经痊愈了吧,emm想要他再疗养一下😥😥#


#加粗+下划线=粉丝评论#












summary:梅西打赌打输了,愿赌服输的他决定去表白












哦不,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打开电脑的摄像头前梅西一直这么想着,也许我就不该答应马克。








“喝!里奥!喝!”皮克拿起啤酒杯,怼到了梅西的脸上,梅西向后躲,却撞上了柔软的沙发靠垫。




“不,我喝不下了。”梅西摇摇头。




“那好吧,真心话大冒险,选一个吧?”




梅西沉吟良久,他正在回想自己被整的经历。






上一次他选了真心话,于是被问,“你愿意和我们其中一个人have sex嘛?”——B队的孩子们还在那里!!!梅西差点跳起来给布斯克茨一巴掌叫他清醒一点。




可他却在众A队队员们期待的眼光中——尤其是拉基蒂奇犹如虎狼的眼光——硬生生地红了脸,把到了嘴边的“当然没有”改成了“有。”




皮克不敢相信地抱住头大声嚎叫着,喊着自己要告诉塞斯克瓜迪奥拉还有哈维,告诉他们他刚刚说的话。


其他人就起着哄,要他说出是谁,他记得他的脸烫的不行,于是他糊弄过关,说着“只有一个问题!下一局下一局。”




强行忽略了那道让人不敢忽略的眼神。






再上上次他选的大冒险。




“出去站在拐角处,给第一个走过来的人一个kiss。”阿尔巴大手一挥,就率领着众人藏到了一个隐匿的地方暗中观察梅西是否履行了赌约。






梅西那天穿着一个连帽衫,他把帽子戴在头上,头低的很低,心里不断想着明天要把阿尔巴穿裆二十次才够,就在他胡乱想着的时候,脚步声响了起来,并且还越来越近。




拉基蒂奇提着一些沙拉和苏打水,哦可怜的球员,他们在聚会的时候甚至没有可乐雪碧美年达,炸鸡汉堡棒棒糖,他看着手上的表,发现自己快迟到了,他不禁加快了脚步,他的心因为要见到某个人而雀跃着。




然后他就被带着帽子,彼时还留着大胡子的梅西拦住了。




没等拉基蒂奇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吻住了,对方轻轻的说了一句,“抱歉。”




“里——”他还没把名字说完就被堵住了嘴巴,装满东西的袋子掉在了地上。




柔软的唇瓣贴上他的薄唇,他感到自己的脖子被抱住然后被往下压,哦天啊天啊天啊,他和梅西接吻了,拉基蒂奇心里的小九九一下子长成了参天大树。




他想要揽住梅西的腰,却在得手之前就与对方分开,对方眼里满满都是惊讶,很显然,他没想到他会亲到拉基蒂奇,“嘿伊万……我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这是我选了大冒险的惩罚,你放心我不是对你有意思还是什么……”哦里奥梅西,求求你闭嘴吧,他心里的声音说,可他嘴上却停不住,“……你千万别在意,我真的不是对你有意思什么的……”




哦上帝啊,我搞砸了——梅西/拉基蒂奇。




那一晚两个人都没睡好。梅西在床上滚来滚去,抱着枕头,一直为自己白天说的话困扰自责,那不是他想要的,他突然想起来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他喜欢拉基蒂奇这件事;拉基蒂奇也把自己卷成了塔可,他想是不是自己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出口才没有一直让梅西明白自己的情感,拉基蒂奇喜欢里奥梅西,这全世界都知道。






“那我选大冒险。”


“YouTube直播,告诉大家你喜欢的人。”作为赢家的特尔施特根面不改色的说道。








好吧把镜头拉回来,对,就对着现在纠结不已,悔不当初的梅西先生。




梅西捂着脸,从手指缝中看到进入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在催促他赶快打开摄像头,毕竟足球巨星里奥梅西正在YouTube上开直播这种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常事。




好吧,梅西,你可以的,拿出你第一次踢皇马踢了个3-3的气魄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摄像头,然后被铺天盖地的刷屏吓到了。




“妈妈!真的是梅西!!!”


“YouTube要发了!!我要去买他们的股票!!!”


“啊啊啊啊啊啊梅西!!!我爱你!!!!爱你啊!!!!”




他轻轻嗓子,开口说道,“大家好,我是里奥梅西,在前不久我和我的球员们打赌输了,我履行了这一次的赌约,在网上直播,向自己喜欢的人告白。”




啊!!!!!!我赌是阿圭罗!!!!”——Akun


“五毛钱!皮克!!”——President G


“为什么不是哈维!!!!”——Professor X


“瓜迪奥拉必须要有名字!!!!”——Gua·Dior·La


“苏亚雷斯拿着马黛茶冷笑着看着楼上们!!!!”——Nice Neighbor


我剑走偏锋!!拉基蒂奇冲鸭!!!!!”——IRocket




“好吧,这就是我们平时的聊天记录,嗯……对,我们本来就认识啊,我说是我的队员你们信吗?”梅西切了个屏,把聊天记录显了出来,大多是一些日常生活中朋友们聊的话题。




“信!”大家的回答十分一致










“所以我现在就打算给他发短信……‘嘿,你在干什么?’哦你们可千万别笑我,我们平时就这么和彼此搭话的。”他笑着,不安的揉揉鼻子,他看着备忘录上的❤️,觉得自己今年只有十六岁,和自己暗恋的人忐忑不安的聊着天。




“哦他秒回了……”






“竟然是秒回!”






“我觉得上面说的每一个候选人都会是秒回挂啊!”



“瓜瓜应该不是吧!他应该是那种纠结二十年再回的type。”







“他说没干什么,在和朋友一起打游戏……好吧这就是三十岁大龄男子的日常生活。”






“!!三十岁!!”

“哈维和瓜瓜出局了!”

“场上还有阿圭罗,皮克,苏亚雷斯和拉基蒂奇选手!”

“为什么皮克还在!他三十一!”


“楼上真的很严格诶。”


“四舍五入三十吧。”






“好吧,我就直接和他说好了……”梅西抿抿嘴角,露出了坚定的眼神,粉丝们看着这个眼神觉得梅西可能又要带领球队把大巴黎踢成6-5。




“好吧,我要和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里奥?”


“我对你的感情,不止是朋友。”当梅西点下发送键时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消息已经发送出去了。








“妈妈我失恋了!!!!”


“抱紧我的哈大佬一起哭泣。”


“楼上不要脸!!哈大佬明明和我在一起哭!!”


“等等难道我是唯一一个好奇是谁被表白了吗!!”


“我觉得!是!苏亚雷斯!!”


“来来来!大家买大买小,买断离手啊!前排售卖瓜子零食饮料!”








梅西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握着手机,嘴里不住的念着“天啊我真的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对着镜头。




“好吧,我真的做到了,把这件事告诉他了。


“不过…如果事情没有好好发展的话我会告诉他这是我打赌打输了,他一定不会生气的,他知道这个赌约,他当时在场。


“好吧,我干脆就告诉他是个恶作剧吧。”








“在场!!阿圭罗out!!!”


“傻坤抱着梅西家里的巨幅海报独自哭泣。”


“没事他在曼城,还有瓜瓜陪他哭。”








“哦……为什么他还不回我短信……我现在有些焦虑。


“现在简直就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刻,我是说,谁会这么干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什么这么做?我不该这么做的……








“发现了小梅的一个习惯,一紧张就会碎碎念。”


“+1”






大概20分钟后。






“好吧,他回了,他说‘哇哦’……”


“‘我不知道你是这么想的’……这什么意思啊?我可能需要更多的消息来解读他的这句话。”




梅西颤抖着手,点着键盘。


“哦……OK……其实一切都还好。别在意好嘛。”




打完后他把手机往床上一甩,“嘿大家,我好像搞砸了,我就不该这么做的,对吧?”




可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30秒后,短信的提示音就不断的响了起来。






“哦我的天啊!”


“他说:‘这真的是太好了!因为我对你,也有着超出朋友之间的感觉。’”






“啊啊啊啊双向暗恋!!甜啊!!!到底谁是那个幸运鹅啊我好好奇!!!”


“开赌局的那个人呢!我赌牙牙!”


“我赌主席!!”


“群主!!!”






梅西拿着手机,整张脸都已经红透了,他现在有些激动的语无伦次,舌头就跟打结了一样。


“好吧,我要跟他说,你是在开玩笑对吧?你是看见了我的直播才这么说的吗?”


“你没有开玩笑吧?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这样激动而又兴奋还不可思议到有些结巴的小梅太可爱了!!”


“国家欠我一个梅西。”








短信也同样是秒回,“什么直播?”




“所以你不知道?”


“完全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喜欢你。不是队员之间的喜欢,而是情人之间的感情,我想要你介入我的生活,成为我的一部分,成为我前进道路上的阳光,我爱你,里奥。”








镜头前的梅西激动的几乎上蹿下跳,柔软的床在他感觉来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蹦床。




对面的消息又进来了,“所以,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吧?”




“是的,我愿意。”








敲门声瞬间就响了起来,梅西起身去开门,然后苦等在屏幕前的粉丝们就听见一声惊呼,“伊万!”






“!!!!!!”


“!!!!!!”


“哈哈哈哈哈我买的群主股!!稳赚啊!!”






然后直播就被关掉了。




三分钟后,粉丝们都收到了来自巴萨官方ins,梅西个人ins以及拉基蒂奇个人ins的官宣。






——————————Fin———————————


终于写完辽


11月简直就是我的魔鬼考试🈷️


半期,托福,sat接着来


一把心酸luei。






所以拉基哥哥到底有没有看直播呢?🌚🌚


其他人又看没有呢?

大声地告诉我那几个有ID的人的名字是!

ps求小心心和评论❤️

感觉会很适合BE到拉都拉不回来的瓜梅

那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人人都爱苏亚雷斯!!

守护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苏牙!!